天河骑车到越秀还车还要回天河 广州公共单车运营难

2016-06-23 00:00:00 36


自行车道多有“断头路”,跨网点还车有点难,广州公共自行车系统运营难题实在多  

在广州,究竟什么才是阻碍市民骑行的难题?上个月,广州市国土规划委、园林局、交委、住建委等部门集体前往杭州对公共单车调研,随后召开重大城建项目公众咨询监督委员座谈会,听取委员对城市慢行系统的意见建议。在昨日第二届广州绿色出行论坛上,公共单车领域的各界“大佬”提出,公共单车的运营是最大难题,但目前广州离“通借通还”还有漫长的一段路。

羊城晚报记者  许琛 许诺


自行车出行率太低

“广州自禁摩后,自行车出行率还不到10%,但在杭州自行车拥有足够的道路空间,路权也有保证。”广州锐途系行车租赁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平在昨天的论坛上说,由于杭州清晰体系的非机动车出行文化,所有人都乐意去骑车出行,所以杭州政府愿意掏钱,用建一公里地铁的钱建设整个杭州公共自行车系统。基于这样的前提杭州才敢推出一小时免费的模式。

反观广州,蒋平认为广州骑车出行的主要动力是经济原因,而不是因为骑行习惯深入民心。“这不是投入十万辆车就能解决的,而是要三五年习惯的培养。三五年之后,自行车更新换代又需要另外一笔钱的投入。所以广州市面临着可持续发展问题。”蒋平对杭州一小时免费的票务运用至广州持怀疑态度。


自行车道频现“断头路”

市现代快速公交和可持续交通研究所的李珊珊表示,在自行车道这一基础建设上,广州确实做得不如杭州好。

蒋平介绍,自行车在杭州拥有足够的道路空间,无论是主干道还是次干道都拥有足够的空间,杭州非机动车的出行与机动车出行拥有平等地位,不仅体现在数量上,更体现在路权上。“一条路6米宽可以拿3米做非机动车道,同时有隔离,充分保证了自行车的路权。”

记者走访得知,相比杭州,广州的自行车道难称“合格”。“瘦身路”、“断头路”等自行车道比比皆是,如白云区机场路、广园路道路右侧的自行车道,宽度忽大忽小,骑行至狭窄路段犹如“走钢丝”。广园西路的自行车道也是渐渐缩窄,最窄处竟不足40厘米。不少人干脆把车骑到机动车道上,与汽车并行。

而机动车占用自行车道更是家常便饭。记者走访发现,在海珠区宝岗大道的自行车道上,近700米长的路段停放着20余辆汽车,市民只能贴着汽车骑行。南华路的自行车道上一连停放着七八辆的士。由于旁边的人行道狭窄,且砖块路面不适合骑行,市民只好骑上机动车道。


通借通还仍是遥遥无期

要解决公共单车的运营难题,实现通借通才是关键。

目前,广州近万辆公共单车之间不能通借通还,在某个公司借的单车必须在公司所属的网点归还。例如,在华景新城的广州公共自行车公司网点租借一辆单车,但骑行至越秀区却没有该公司的网点,只能骑回天河区归还,这给市民骑行造成极大不便。

甚至在同一个公司内,不同网点间也不能实现通借通还。记者在小北地铁站锐途公司的网点租借了一辆单车,尽管附近的越秀公园、纪念堂两个网点均属于锐途公司,但工作人员仍告诉记者要回到小北地铁站网点归还。

“首先是各家公司租车收费不同。其次,广州公共自行车公司实行的是用羊城通租车的业务,而锐途公司用的是自己的租车卡,两个业务连通有技术上的困难。”锐途公司一名工作人员钟先生说。

 

专家支招

公共自行车系统 

可结合旅游线路

布莱德科·施罗德(公共自行车系统研究者):在中国是首一小时或者首半小时收费可能会非常难。但建成一个高效、高质量的公共自行车系统后,人们会乐意买单。可以让私人单位,比如说开发商、大型企业参与到这个系统中来,他们进行一定的投入,将站点建在住宅区里,或者商业点、单位门口。私人的开发商或者私人的企业首先想到的是盈利,如果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有效或者对他们非常有用的一个系统,他们是愿意来买单的。

曹志伟(广州市政协常委):公共单车必须结合市区以及近郊的旅游线路与已有绿道进行系统设计,让公共自行车系统和人行道作为旅游线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麓湖连白云山风景区,珠江两岸连沙面与二沙岛,海珠区环岛路,海珠湿地连万亩果园等;存取车点设计免费直饮水点、旅游咨询点和饮料售卖点。其次,结合大型园区建设,解决城内、园内交通以及与附近公交站的接驳。还可以配合大型城中村升级改造,使其成为改造后的城中村与公交站、地铁站的接驳工具,有效替代现在横行的五类车。

编辑:健龙

分享到: